胡茵菲半路出家的华裔珠宝设计师

yaboleyu 2022-07-13 耳环 33 0

  中国经济网贵金属频道综合外媒10月30日报道,从儿时起胡茵菲(Anna Hu)就一直专注且专一——就是这两样技能使得这位珠宝设计师如今能够游刃有余地应付各类客户需求。

  胡茵菲为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制作了她在去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佩戴的璀璨夺目的手镯和戒指。今年早些时候,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为参加《名利场》(Vanity Fair)奥斯卡派对添置的行头中,就有胡茵菲高级定制珠宝(Anna Hu Haute Joaillerie)的手镯和耳环。

  胡茵菲的珠宝在红毯之外甚至可以说表现更为出众。今年5月,在佳士得拍卖行(Christies)香港拍卖会上,胡茵菲的祖母绿俄耳甫斯戒指以超过2,000万港元的价格出售——创下了当代华裔珠宝艺术家的世界纪录。

  胡茵菲受过正规大提琴训练,曾与马友友同台演出过。20世纪90年代中期,肩部严重受伤阻断了她成为独奏大提琴手的机会,于是她离开音乐,开始学习珠宝设计。问及她当时的决定时,她笑着说:“我AG平台进入不擅于合作,我不想在乐团里演奏。”

  在珠宝方面,胡茵菲认为,在巴黎和纽约与在法国受过培训的工匠团队合作时,自己是指挥而不仅仅是表演者。

  胡茵菲的父亲是台湾顶级的宝石鉴定家及 石经销商之一。在他的支持下,胡茵菲在纽约时装技术学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攻读珠宝设计,并获得帕森设计学院(Parsons)及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艺术相关硕士学位。她2008年在纽约广场饭店(Plaza Hotel)开设了自己的第一家珠宝店,在上海的旗舰店已于去年开张。

  我可以独自创作音乐,但不能单独设计珠宝。当然,就体力和技巧而言,设计珠宝和创作音乐有技术上的相似之处。但实际上,做珠宝更多的是团队合作——需要很多能工巧匠。如今我的工作很像是指挥一个乐团。

  我们对珠宝的痴迷深植于我们的基因当中。想想吧:我们知道就连石器时代的人都会做饰品,埃及艳后(Cleopatra)无时无刻不佩戴着珠宝,雅典娜(Athena)戴着橄榄花冠。

  上一个珠宝的黄金时代是20世纪20年代——那些“了不起的盖茨比”类型的华丽。但我觉得这个时代现在有卷土重来的趋势。

  在珠宝佩戴上没有哪两个女人是相同的。每个女人都有不同的喜好。为格温妮丝·帕特洛设计奥斯卡的珠宝时,她很喜欢以柴可夫斯基(Tchaikovsky)芭蕾舞曲为灵感的设计理念。

  我疯狂的艺术基因遗传自我的祖母。她是一位自学成才的钢琴家。事实上我觉得她是个天才。

  我最喜欢的音乐是拉赫曼尼诺夫(Rachmaninoff)的第一、第二和第三钢琴协奏曲,还有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

  一个女人必备三件经典珠宝:一个漂亮而简单的手镯,从长裙到牛仔裤,什么衣服都可以搭;一个经典的订婚戒指似的单粒宝石——这是珠宝界的“香奈儿小黑裙”;还有一对完美匹配的耳环——要确保它们适合你的脸型。

  我认为克林姆(Klimt)在黄金和颜色的运用上是个天才。设想他会是个多么棒的珠宝设计师?

  肖邦是我的音乐灵感,因为珠宝应该是浪漫和激情四射的。听他的《第二钢琴协奏曲》(Piano Concerto No. 2)第二乐章,你就会知道我的意思了!

  我做过的最有挑战性的东西是我的荷花项链。灵感来自我在法国吉维尼(Giverny)待的那段时间。我花了很长时间思考莫奈(Monet)是如何通过颜料和光度来表现一天中不同时段的。通过宝石来表现这个概念很困难。画是平面的,而珠宝显然不是!我花了三年时间搜集宝石,花了两年时间制作这条项链。

  一件完美的珠宝和自己的主人有着很深的联系。任何当地经销商都能供应珠宝,但如果你想进行情感上和金钱上的投资,那么就应该量身定制。

  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一个女人,他会为她购买合适的珠宝。如果他深爱这个女人,那就没有分析的必要了。

  我不知道谁买走了俄尔甫斯。听到它以那个价格卖出去以后我非常激动。佳士得的人说我应该把它当作上帝的礼物。我照做了。我的辛苦有了回报。

  我从没想过名人应该得到不同与其他人的待遇。我只求佩戴我珠宝的人应该懂得我倾注的热情。

  我最想为伊丽莎白一世(Queen Elizabeth I)设计珠宝。那是英国的黄金时代,我喜欢她的人,还有她所代表的东西。但我对她佩戴的珠宝有意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000-12345678 88888888